爸爸, 我們去哪裡?
Ou on Va, Papa?
作者 / 尚路易.傅尼葉 Fournier, Jean-Louis
譯者 / 黃琪雯
出版社 / 寶瓶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 2009/08/28





簡單來說:方拿起這本書時,書的重量很輕;看完書後,心的重量很重!

其實光看書的封面、封底的簡介,大概就知道這是一本什麼方向的書了
"擁有"上天所賜與兩位異常多禮的小天使,法知名文壇作家尚路易.傅尼葉用他的文筆
藉以輕鬆又不帶太多悲傷的口吻,來講述他的家庭,以及他的兩位有殘障的兒子.....


看完之後,很多的感想,其實網路上說的、看的都比我還要深、透徹
自己再多所賣弄文筆就顯得自己的痴愚了.....
不過,宅宅倒是可以提供另一個層面的觀點.....

書中所言,以及評論所及,都是說作者置兒子於外人的態度是
"避而不談"、"表達他的歉意,及永遠未說出口的愛".....等的口吻
好像只要身為公眾人物,自身由上至下、由內而外的所有私密情節
都得如剝光般的毫無隱畮的展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是這樣的思維嗎?從外人的觀點來看
我們已經嗜血成這樣解讀別人作品呈現的原因了嗎?
如果是,那我們全人類(印象中狗仔隊就是從歐洲衍生)都應該深自反省
好好的洗淨我們心中那最髒污的一塊了.....

因為.....
何謂"表達歉意?" 又何來"未說出口的愛"???
會有這樣評論、想法的人,也許該慶幸,因為在你們迄今的人生有限生命中
尚未遇到何謂真正的生離死別,抑或任何親友重病纏身的景況
否則,如果當你真的遇過以上所述的情景時
我想,這些評論要加註於書籍時.....應該會再思索再三其正確性了.....

如果真的不愛他的殘兒,早就如作者的妻子遠走他方了,而不是依舊無懼、無怨的照料他們
如果真的有歉意,該道歉的是沒有讓兒子享受人間所自以為是的兄友弟恭
畢竟,即便殘兒,作者仍然有些許的慶幸其兒並不需要接受他們正常時應有的"苦痛"
包括讀書、與人應對.....既是如何,又何來歉意?
身為子女,對於父母親的疼愛,無論了解與否,於聖賢書所讀過的,不知凡幾
又何嘗不知???所以.....渺小於我,自然沒有任何影響力
只希望這樣的評論.....真是有點殘到讓人無力.....

再者,就作者的角度來看.....如果真的在第一時間公佈於嗜血的社會大眾
那麼,作者會"一如預期"得到他所祈求到的同情嗎???會嗎?
不用多想,看看台灣、香港再到歐美等地的媒體風格.....
也許同情個一天之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所止盡的騷擾了吧
這樣的邏輯不是很容易想得到的嗎?既是如此.....
又何苦來哉的要讓不相關的人牽涉其中呢?

再一想,即便知情者沒有我所想像的那麼嗜血,那麼無情
人世間充滿了無比的溫情,每每看到作者
便一直跟他說.....要他加油,要他兒子勇敢.....諸如此類的言語
請問,這樣的文字表達,真的是一種鼓勵嗎?
還是對聽話者來說,是個隱喻的痛苦加身呢?

很多報導都談過,當我們對病人等遭受挫折的人說話時
"要加油喲"、"要勇敢喲".....這類似的話
其實並不是鼓勵,反而有種隱含"其實你並不夠加油、也不夠勇敢".....
這樣的情緒存在.....即使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凡人如我,如一般人,都了解這樣的心情起伏
才情豐厚如作者,又何嘗不知道這樣的隱含呢?

所以.....這是一本易讀的書,卻也可以讓你想很多的書
但絕不是想讓你有種作者想表達歉意的書
也不需要導讀者用自己的經驗自以為的說明.....
我想,更不需要渺小如我作的另類陳述.....

倒不如是說一種另類的親子相處的書
畢竟,作者並沒有發怒般的對待其兒子
而是用幽默的心、執著的態度,對待上天予他的寶貝
不正是最好的親子相處的標的說明嗎?
推薦給看到這篇的您......


--------------------------------------------
他們說,擁有這樣的孩子,是上天給的特別禮物。
我只想說,老天,您太多禮了!


這是一個父親用生命寫給孩子的長信,
雖然他的孩子讀不懂,也永遠無法讀到!

★榮獲2008年法國費米娜文學大獎!
★法國讀者推薦最佳禮物書、年度最感人的文學作品!
★法國文學暢銷榜第一名!
★在法國出版未滿一年,已感動超過500,000名讀者!
★出版不到兩個月,便在法國創下單日銷售2000本的佳績!
★翻譯版權售出美、日、韓、德等24個國家,仍在熱烈增加中!

「爸爸,我們去哪裡?」
托馬總是重複問著我這一句話。
「爸爸,我們去哪裡?」
只是,他從來都不懂這話的意義,也不懂我的回答。
「爸爸,我們去哪裡?」
我想對他說:孩子,對不起,把你生壞了……
有人說,生出一個殘障兒,就是遇到一次世界末日,而他,遇到了兩次!


他是尚路易.傅尼葉,在法國文壇及電視圈擁有極高的地位,然而在一身的光環背後,隱藏的卻是他多年來避而不談的兩個殘障兒。遲至四十年後的今日,他決定送給他的孩子這本書,用來表達他的歉意,及永遠未說出口的愛。

然而,傅尼葉卻以異於其他殘障兒父母的幽默口吻,訴說自己的經歷,甚至輕鬆地開起兒子的玩笑。他說不想讓讀者哭泣,只想帶來歡笑,但如此輕盈的敘述,卻字字精準地刻劃出了他身為一個父親的痛苦掙扎。

相較於眾多描寫生命傷悲的題材,《爸爸,我們去哪裡?》打破了我們對悲傷的看法。傅尼葉選擇直率地嘲弄自己的遭遇,正如他所說的:「幽默,是對付痛苦最好的武器!」我們可以不流淚,以另一種方式越過生命的傷痛與困境!

「對我而言,馬修和托馬只是兩個『與眾不同』的孩子,從來都不是殘障或不正常的!儘管他們有著殘缺,卻不停地讓我們看到人性可愛與動人的地方。這本書不只是我送給馬修和托馬的禮物,也是給我自己的一份禮物!」

──尚路易.傅尼葉

gonono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